第一百二十六章 找冷战的人(1 / 1)

加入书签

冷战一大早就将落雨格的门关上了,但仍然会有邻居送点韭菜,鸡蛋之类的,他们放下东西,虽然冷战不知道都是谁送来的,内心却有说不出的温暖。刚好到了中秋节,每家每户都要做月饼,用来祭献月亮,祭献月亮的东西比较丰盛,有苹果和梨,也有一些干果之类的,但是重头戏还是月饼,每家的月饼特色都是不一样的,今年,冷战深知忘记了这一天是中秋节。隔壁的王婶跟冷战走的很近,看到冷战回来,就热情地端着一盘子刚出锅的月饼说道:“姑娘,可算把你给盼回来了,如今你弟和你娘都病成这样子,什么事都指望你一个,真是苦了你了,那个李志轩就算了,早早忘了,如今身份不同了,也不能上赶着巴结人家了不是,我看看那个陈笙就不错,你不在的时候啊多亏了他跑前跑后的照顾你们家人呢,唉,这人啊,一辈子就图个人实诚就行了。”冷战没有想到陈笙会一直照顾她的家人,就连邻居都这么说,她不由得回想到以前发生的事情,内心就充满了内疚:“王婶,您说的没有错了,这要不是陈笙的话,我都不知道这个家该怎么才能维持下去了。”说话间,陈笙挑着一担吃的用的过来了,两个孩子老远就朝着他扑了过来:“陈叔叔,陈叔叔。”这么多年了,陈笙好像还是一个人,脸上多了一圈又一圈的皱纹,不变的似乎是对落雨格的忠心,他用衣袖擦拭了一下额头上的汗滴,笑着说道:“看你俩这猴急的样子,哎呀,多的是,这中秋节,家里用得吃的,我可是都准备齐全了。”王婶笑着离开了,陈笙却朝着冷战走了过来:“怎么了,今天要出去吗看样子天气很凉爽的,该准备的我都准备好了,这个中秋节能好好过一下了。”冷战的心情不怎么样,什么中秋节啊,即便是过年,那又能怎么样呢,落雨格基本不能开张,没有一点进项,重要的是冷庭的病在她的心里已经是个结了,自己的娘亲怎么会变成这个样子,谁都不知道她看到了什么或经历了什么。陈笙只是默默照顾着冷战,看着冷战一天忙忙碌碌的样子,心里不由得多了几分心疼,当初发生的事情,她不知道该如何告知她。一个身穿黑色外套的男子突然来到了落雨格的门口,敲着落雨格的门口,看样子好像很着急的样子。“冷姑娘,在吗我有很重要的事情要给你说啊,冷姑娘。”大概过了半个时辰之后,大门咯吱地一声,是个小孩子:“您找谁呢姑姑不在。”“我要找冷姑娘啊。”那人看着孩子说了一句。孩子似乎很机灵:“我姑姑奥苏我姑姑。不在,您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回来告诉我姑姑。”“那你姑姑去哪里呢多久才能回来呢我有很重要的事情,必须跟她当面说。”孩子低下头:“可是,可是我姑姑娶了很远的地方采药了,都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来呢,那不如你明天再来吧。”陈笙听见有人说话,端着一个药罐子走了出来:“怎么了有什么事吗冷姑娘不在的话,可以跟我说。”“那,你带我去看看,真的是有特别重要的事情,万万耽搁不得。”那男的说了一句。陈笙放下药罐子,看着两个孩子说道:“照顾好你爹和你奶奶,我去去就来。”两个人到了这一片地界上,发现没有什么人烟的地方,那男的怕:“这怎么冷姑娘一个人来这种地方采药呢,万一遇到什么狼虫虎豹的,那可如何是好谁让她去这么远的地方采药的。”陈笙看着这男子有些怪异,便问了一句:“你是不是从宫里来的呢这冷姑娘的娘亲和弟弟都成了这样,她自然是一心要治好他们的病呢,谁都拦不住她的。”男的点了点头:“既然都被你看出来了,你那老身也就不瞒你了,必须找到冷姑娘,皇上要召见她,有特别着急的事情。”陈笙没有说话,沉默了一路,男的有些卡不住了,又接着问了一句:“你什么有什么话想说呢”“没什么,等一会,马上就到了,这里的路比较崎岖,不好走,您留意着。”陈笙故意岔开话题,不想跟他多说什么。冷战背着箩筐正在弯腰找着什么,陈笙大声喊了一句:“冷姑娘,有人找你”冷战的心里一怔:“不会是李志轩吧这么久了,难道他是刚刚苏醒吗”冷战在心里默默骂了一句:“现在是尊贵无比的太子了,怎么会跑到这个深山老林里看我呢”“冷姑娘,你在忙什么老身有事要找你,这么偏僻的地方,你怎么一个人敢来呢”“王公公这么远,您怎么就跑到这里来了”冷战站了起来,虽然说着话,但冷战的心里还是有一点寒颤的,真的不知道王公公这次来又带来了什么不好的信息。“一言难尽,姑娘,自从你走后,宫里就发生了很多事情,这次,塔国不但变卦,不把公主许给太子,而且还要开战,太子又莫名失踪,皇上重病,皇后一党现在已经控制了朝堂,皇上秘密下旨,让冷姑娘即可回宫。”冷战早已经被家里的事情弄得一团糟了,没有想到皇上竟然要自己入宫,这个时候撇下自己的家人去皇宫,她开始犹豫了。“王公公,您知道,民女,只是一介民女,即便是回到皇宫又能改变什么呢皇后一党势力雄厚,民女又能拿他们怎么办呢是皇上高看我们了。”冷战背着箩筐一边走,一边跟王公公攀谈着。陈笙看起来不高兴了,噘着嘴:“不可能的,现在又使计叫她去皇宫,是不是看见她不死心里不踏实呢,皇宫里出现了事情跟她一个民女有什么关系呢,这皇上真是越来越滑稽了。”“公公,想必民女的家里什么情况,您也是很清楚,莫名其妙的家母和家弟都患上呆痴,我走了,他们可是怎么办呢”冷战终于鼓起勇气说出了自己的想法。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