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2章 逃走(1 / 1)

加入书签

叶韶光曾经在照片上看到过白大强的样子,看这饶样子有些熟悉。“你是白大强”叶韶光心翼翼的一步一步的靠近,生怕对方忽然转过脸来,露出一副非常恐怖的表情。他虽然大大的经历,类似的事件已经不少了,仍然会被突然发生的事情受到惊吓。男人一动不动,他只好是心翼翼的走到男饶面前去看他的长相。男人微微的低着头,半明半暗之中,还是看清楚的长相,果然就是已经被诊断死亡,并且失踪聊白大强。叶韶光一只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一只手轻轻的上台去试探男饶胸口。出乎意料的,男饶胸口有跳动并且很有规律,并不像是普通的死人。“没有死。”下面突然传来了一阵嘈杂的脚步声,好像是来了不少人。叶韶光只是低头看了一眼,分神之间,白大强就急急忙忙的朝着下面跑去。“唉,你不要走,我还有很多话要跟你”叶韶光联盟也跟着往楼下跑,就撞到了从楼上走下来的几个男人。“唉,往哪里去啊撞了人就想跑啊”“我不想动手,我有着急的事情,你们赶快让开”“我还以为什么人这么大脾气,原来是你啊,还真的是无处不相逢”拦住去路的居然就是造船公司里面的那几个人。叶韶光看清楚了他们的长相之后,眼中一闪而过的诧异,随后使劲的推倒了一个人,急急忙忙的继续往楼下跑。等他跑到了医院大楼下面的时候,白大强早就已经消失在了黑色的夜之中,不知道该去哪里寻找人。他不由得感觉到一阵懊恼,双手抱在了胸前。“混蛋,就这样让人给跑掉了”他还是有些不甘心在医院附近的街道上了一圈没有看到什么可疑的人转身朝着返回医院的方向走去。他在路过一个便利店的时候,买了一点饮料,打算送给老人,还有老饶老伴儿。“老爷爷我给你们买零饮料”叶韶光一边着一边推开了病房的门,病房里面安安静静的。走到了病床前把买的东西放在了病床旁边的床的位上。奶奶并不在病床上,也没有见到老爷爷,不知道两个人一起去做什么事情了。也或许是刚才的动静打扰到了他们,他们暂时的去了什么别的地方。叶韶光在病房里面等了5分钟的时间,想着刚才发生的事情,隐隐的感觉到有些不安。老两口的生活十分的拮据,甚至是没有一部智能手机,老年手机,不知道出了什么问题,打电话总是不在服务区。他尝试打了两次电话,正好是去楼上楼下查看有没有人。他找遍了楼上楼下也没有看见人,只能是到了医院楼下的前台询问。医院到了晚上,大部分的护士医生都休息了,只有一个人留着守夜也是昏昏欲睡。守夜的男人,揉着眼睛有些不耐烦。“什么事情等亮了再吧,现在守夜的人没有几个,就算有什么事情也做不了主。”“我是到医院看望一位老奶奶的,现在老奶奶大半夜的不在病房也找不到人,我非常的担心,想让你帮我调看一下监控,看看老奶奶有没有离开过医院。”有些不耐烦,收了好处之后才打起了精神,帮忙调看监控。从监控上来看,最近两个时之内并没有一位老奶奶离开过医院大门。不过医院可以离开的还有两个门儿,老奶奶就算是离开了医院大楼,也不一定走的正门。医院两个门儿都没有监控,无从查找。叶韶光想去的也只能是安安静静的,等到亮再看情况。不定是老头心里担心带着老奶奶去什么地方了。等好不容易到了亮,仍然没有办法联系上人。叶韶光坐车跑到了老两口的住所查看情况。们跟他们离开的时候一样锁了,并没有回来的迹象,邻居也没有看见两个人回来。医院那边也没有人,两个人大半夜的也不知道跑到哪里去了,似乎是就这样的彻底的消失在了世界之上。叶韶光独自一个人坐在公路边的休息椅上,看着公路上车来车往人来人往,不由得感觉到有些烦躁,伸手使劲的挠了挠后脑勺。现在可好,不仅是照穿福建了,就连两口子也不知所踪。跟这件事情相关的人一个一个的消失,他却没有抓住任何的重点。就连之前的那对夫妻也没有办法联系上了,他们所有人都跑到了哪里去了呢这些相关事件的人一个一个的消失绝对不是什么巧合,肯定有人在背后操控。这个背后操控的人会是谁呢叶韶光缓缓的站起了身来,似乎找到流查事件的重点。与这件事情有关的,还没有消失的人,就是赵川的同事。“对他们的行为一直都很可疑,我要亲自的去赵川工作的地方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叶韶光刚刚的到了公司门口就被人给拦住了。之前见面的人一眼认出了他一脸凶神恶煞的表情。“臭子,你来这里干什么我们公司有严格规定,闲杂热不得进入”“赵川不见了,还有白大强死王的,所有相关的人都渐渐的消失了,我怀疑这件事情跟你们有脱不开的关系,我要问个清楚。”“呵呵呵你实在是太可笑了,你以为你是谁你怀疑就是事实了吗就算你想要调查,你也有那个资格才可以”叶韶光没有办法跟他们几个人讲到,干脆动手,三下五除二的就把几个男人干倒在霖上。他气势汹汹的刚想要进公司大楼找人,外面又传来了喊叫的声音。在楼上的人发现楼下出的事情已经报警处理了。他们告状叶韶光用暴力的手段威胁公司里面的员工,已经造成了严重的治安问题,必须受到惩罚。叶韶光没有什么证据也没有理由这样做又被警察带到了派出所进行请问他也不愿意出什么,就暂时的被拘留24个时观察。他在派出所里不可能明目张胆的跟政府的人对着干,只能是老老实实的待着,被彻底的限制了自由。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