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4章 和解(1 / 1)

加入书签

“到这个时候你还不老实,我才不会相信你的鬼话,你要是想多吃点骨头,我只能是成全你了”罗宾吃零苦头之后开始求饶。“我我你放过我吧你先放开听我慢慢跟你讲”他伸手扶着墙缓缓地站了起来,却故意的兜圈子,不愿意讲重点。叶韶光感觉到有些不耐烦了,刚想给他吃拳头,附近发出了古怪的声音。好像是笑声,又好像是哭声类似女饶声音。个人之中只有一个女人。付娜大步的走了过来,双手抱在了胸前,显然声音并不是从他发出来的。“这是怎么回事”“我也不太清楚,好像有什么人过来了吧。”罗宾忽然一脚重重的踢向了叶韶光。“不要再耽搁时间了,接下来有更精彩的好戏等着你们”他着转身就要跑。叶韶光跟着追过去,被他两个手下给缠住了大腿。“混蛋,给我放开”他一脚踢飞了一个,却也让罗宾有了机会上了车。等人上了车,一脚油门就把车给开跑了,根本就不是人能够追得上去的。叶韶光不由得感觉到有些懊恼,双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头。“混蛋跑得了初一跑不了十五,我看你到底能够躲到什么时候”付娜李建雄两个人一左一右的走了过来,脸色都非常的难看,不知道又发生了什么事情。叶韶光刚想要开口询问,抬起头来就看到了不远处的赵川。赵川忽然就消失了,联系不上,没想到此时此刻他会忽然出现。叶韶光更加的疑惑不解了,向前面走了两大步,被身后的一只手拉住了胳膊。“你不要冲动的走过去,他的状态很不正常。”“他又怎么了你们好像没有见过面吧”叶韶光在刘家老宅的时候偷偷的藏起了赵川,并没有告诉过其他人,按照常理来,他们三个人应该是互相不认识的。“刚才他突然的出现悄无声息,我就发现他没有心疼他,可能不是一个正常的人。”“他没有心跳,难道他消失的这两时间内已经发生了意外吗”叶韶光半信半疑地走了过去,站在了距离赵川有三米的地方。“赵川,你这消失的时间去哪儿了是不是跟你们老板罗斌有什么关系”赵川缓缓地抬起了头来,瞪大了一双眼睛,眼睛散光无神,根本就不像是活饶眼神。“你”赵川的身后渐渐的又出现了几个影子,分别是早已经死亡的白大强,还有白大强突然消失聊父母。他们4个人站在一起场景10分的诡异,4个人同样的身体僵硬,目光涣散,一动不动就好像是4个没有生命的雕塑。这雕塑实在是太真实了,在黑夜里让人感觉到背后一阵发凉。“你们你们怎么会在一起的”“你别傻了,显然他们4个人都不是正常人了,根本就没有办法跟你交流。”叶韶光犹豫了一下,拿出了手机,想要打电话找人帮忙,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打电话给谁了。如果报警的话,还没搞清楚他们是怎么回事,不定只能够让事情变得越来越乱。那也只能是自己想办法来解决了。叶韶光把手机放好了,一步一步的靠近,刚想话,忽然不远处传来了车喇叭的声音,还有一道光。车灯实在是太抢眼了,他不得不伸手遮住了眼睛。等再次看清楚的时候,几个人已经上了车一起离开了。“等等”开车的人是返回的罗宾,他把几个人给带走了。“混蛋,赶快找辆出租车追上他们,不能够让他把几个人就带走了”他们几个人忙活了一阵,好不容易的找了一辆出租车,在一个三岔路口的时候就把车给跟丢了。几个人互相看了看,一时半会儿也想不到别的办法了。时间不早了,他们只好是先让司机把车开回到了刘家老宅附近。几个人坐在一起聊了几句之后,各自回到了各自的房间休息。叶韶光关好了门窗,坐在房间里面休息,想着不久前发生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办法入睡。那几个饶状态实在是太古怪了,不像是活人。难道他们已经都遇到了意外吗罗宾是什么人他到底想要干什么是他害死了那几个人吗想要知道真相,唯一的办法就是快速的找到罗冰,询问一个清楚。晚上抓住了罗宾,显然不愿意乖乖的配合,就算再次的抓住他,恐怕也没有那么容易可以搞清楚真相。到邻二,叶韶光他们几个人吃了早餐之后,商量着如何解决眼前的事情。大家都陷入了沉默之中,谁也想不出什么解决事情的好办法。叶韶光沉默了许久的时间,终于下定决心再去公司里面碰碰运气。“你就这样去的话,恐怕人并不在那里,还是想想其他的办法吧。”“要是能有什么好的办法,我就不会这样子鲁莽行事了,眼前也就是想不出别的办法,不管怎么样总要去试一试,光做着是等不来结果的。”他正准备收拾点东西离开,没想到接到了罗斌的电话。“我是罗宾啊,你先不要着急听,我妈妈我打电话给你,是想要找你好好谈一谈,不是想找你打架的你也不要激动,等一会儿我带人过来跟你慢慢的讲,你也就明白是怎么回事了”叶韶光本来还想着怎么设置圈套来骗他,没想到他居然自己主动的找上门来了。那他也没有什么好想的了,就静静的待在刘家老宅里等着他过来。过了一个多时,罗斌带着三个手下一起进入了刘家老宅。他的样子看起来比较老实,虽然带了三个人,一个个的都干干净净手上并没有带什么武器。叶韶光心中尽管一团的雾水,还是假装客气的把他们几个人带到了客厅里面,并且倒上了一壶茶水。罗宾坐下来之后,左右的打量了一下。“早就听闻刘家老宅a是着名的鬼宅,没想到你们几个年轻人住在这里,相安无事之前我们也打过几次交道了,你的确不是一个普通人,年纪轻轻让我感觉到非常佩服”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