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解药(1 / 1)

加入书签

一个月后,郎风山。北凌辰在君棱迟迟等不到唐攸宁,最后确定她可能出事了,就出发来到郎风山。与此同时,一同前来这里进行最后搜剿的还有暮云和他的手下。北凌辰站在山顶上,极目远眺,有一座山是暮云他们没有搜索到的,那里地势极为险恶,不同于他现在所处的位置,单单是那个断崖,就足以隔绝半数天兵。他摇摇头叹了口气,避开了暮云,进入郎风山后继续寻找唐攸宁。他的追索符显示唐攸宁在这里,但却久久不见人,也联系不上她,看着逐渐向这里逼近的天兵,他走也不是,不走也不是,一时间急得在原地打转。叮通灵阵突然开启,一道声音就传入耳中:“往前走会遇到一条断崖,我在崖底。”是唐攸宁,北凌辰急躁的心终于平静了下来,又按着唐攸宁的指示往断崖跑去。跑出去一断距离后,果然看见了一条断崖,他探头往底下一看,一阵晕眩感传来,他一个踉跄就朝崖底跌去。身体极速下坠,晕眩感减弱了许多,他反应过来口中念了一个诀,身体就保持匀速朝崖底落下。唐攸宁背着手站在崖底,看见他的时候神色顿了顿,然后走了过去,警惕的打量了一遍四周,问道:“你自己一个人来的”北凌辰点点头,落到地面稳住了身形,跑到她跟前,看了她一眼说道:“一个月了连个消息都没有,我还以为你是驾鹤西游了呢”唐攸宁闻言疲倦的脸庞浮现出一丝笑意,她也就只有在北凌辰面前才会感到一丝放松,说道:“你过来,我发现了一件事情,一直想不明白,你来看看。”说着,就往前走去。北凌辰一脸奇怪,到底发现了什么以至于她会在崖底待一个月时至今日还想不到答案,这可不符合她一贯事无巨细都会考虑前因后果的性子,跟在身后问道:“什么发现”唐攸宁边走边道:“你来就是了。”看着全面的人越走越远的背影,北凌辰的脚步开始乱了,小跑追上去,问道:“到底是哪里,你说清楚啊,这样没命的跑是几个意思”唐攸宁没有回应,只是背影一下子就消失在了幽暗的树林里。北凌辰喘着粗气停了下来,扭头看看来时的路,发现已经根本不可能原路返回了,暗骂一声道:“该死,中计了”突然,几股强劲的疾风从四面八方吹来,卷起地上的枯枝落叶就朝他砸去,他后退几步腾空而起,抬手发出一道法力将树流给驱散了。接着,被驱散的树流又快速聚合在一起,这次聚成了一条龙的样子,尾巴一甩,就将他拍飞出去,砸在地上,吐了一口血。就在树龙甩出第二下尾巴的时候,一道突然出现的火光将树龙给烧灭了,唐攸宁落到地面一把捞过北凌辰就往崖顶飞去。北凌辰看了唐攸宁一眼,眉目紧缩,不由纳闷道:“刚刚那个人是谁”“我不知道,我来到这里的时候她就已经存在了,我也很纳闷。”北凌辰闻言啊了一声,满脸惊讶:“你不知道”“嗯”唐攸宁没有否认,带着他出了崖底,就又碰到了前来清缴现场的天兵。“他们在这儿,快上,抓住他们”一个天兵大喊一声,然后冲了过来。北凌辰看了唐攸宁一眼,本想说让她感觉解决完天兵离开这里,但目光落到她脸上时,硬是把话生生给吞了回来。“你留在这儿,他们交给我就行。”北凌辰说完,就从怀中逃出一枚符咒,咬破手指把上面的纹路改变了,朝空中一抛,那些冲过来的天兵一下子全部挺住,然后开始互相撕打起来。“好了,这里不能待呆太久,我们赶紧走。”他说完,就打算离开,看见唐攸宁依旧站在原地一动不动,丝毫没有要离开的意思,皱眉问道:“走啊,等会儿他们援兵一到,我们就走不了了。”唐攸宁看了他一眼,说道:“我不能走,那个人为何要扮成我的样子,我一定要弄清楚”北凌辰急得直跺脚,求道:“现在是保命要紧,这些谜团以后有时间再慢慢弄清楚不就行了”唐攸宁摇摇头,目光暗淡,说道:“我没有时间了。”“什么叫没时间”北凌辰气道,“我都说了我有信心研制出解药,但是在这之前你必须给我好好活着,不准死”唐攸宁依旧笔直的站在原地,不肯走,北凌辰突然指着她前面说了句“小心前面”。在唐攸宁转身的空隙跑到她后面打晕了她,然后把她扛回了君棱。回到君棱,北凌辰为了以防万一,又给唐攸宁施了咒,让她好好睡几天。西禾看着唐攸宁晕撅的状况以为北凌辰又给她下迷药了,皱眉道:“这迷药对她少用,还嫌她体内的迷药数量不够多”她这话一出,北凌辰心虚地摸了摸鼻子,也不说话,自己找了个位置坐了下来,静静的看着躺在床上的人,一双手指悠闲地敲打着桌面,眼神逐渐变得复杂。“你能不能别发出声音,安静一点行不行”西禾嫌弃道。北凌辰看了她一眼,怯怯的收回了手,这时,门突然被推开,一个紫衣女子进入里面,面无表情的看了一眼两人,最后目光就落在了唐攸宁身上,勾唇一笑,就朝两人走去。“日之升”北凌辰看见紫衣女子的时候有些不确定的说道。日之升闻言看了他一眼,笑了笑说道:“是我,好久不见,没想到你都成功当上巫族族长了。恭喜啊。”说完,又把目光投向了西禾,两人是死对头,虽然多年未见,但是俗话说仇人相见分外眼红,西禾面露不悦扫了她一眼,说道:“什么风把你这尊大佛都吹来了我可是记得,当初是你,联合外人对自己族人喊打喊杀,最后害的我们四分五落,逼不得已隐居君棱。”日之升闻言只是笑了笑,就在凳子上坐了下来,说道:“我今天不是来和你吵架的,我来是和你们做交易的。”“交易”“交易”二人同时出声,目光之中露出惊讶。日之升“嗯”了一声,继续道:“对,一个让你们无法拒绝的交易。”西禾闻言脸色一沉,她最见不得别人用这种语气和自己说话,抱臂冷哼道:“我劝你最好别耍什么小聪明,否则我一定不轻饶”“啊哈哈哈哈哈”日之升闻言坐在凳子上大笑几声,随后起身走近唐攸宁,就被两人同时拦在了床前。她打量着紧张兮兮的两人,笑道:“别这样嘛,我又不是什么怪物,还能吃了她不成”说着,就从怀中拿出一枚玉佩递给两人,道:“我奉命带她去一趟冥界,放心,三天后我会把人完好无损的送回来的。”两人接过玉佩一看,发现这竟是半枚玉佩,还有半枚,正好是唐攸宁腰间戴着的那枚,不由面露惊讶,问道:“奉谁的命,是不是赵成悦”日之升既没有否认也没承认,笑道:“二位若是不放心,可以一同前去。”两人闻言对视一眼,北凌辰就说道:“好,我和你一起去,西禾留下来。”“我说过了,是二位,而不是你”日之升笑道,一副掌握大局主动权的态度。西禾终于受不了她了,就拿出法杖架在她脖子上,威胁道:“你别给脸不要,别忘了这是我们的地盘,还轮不到一个外人指手画脚”她还着重强调了“外人”二字。日之升倒也不在意,仍旧笑眯眯的看着她说道:“你要是杀了我,冥界那位亲自来拿人的时候恐怕就不是这么和颜悦色了,到时候别说你们两个,就是整个巫族残余势力恐怕也难逃一死”“我可以把她交给你,但是有一个条件,你必须保证她的安全,三日后我如果没有看到她,我定会不惜一切代价举全族之力追杀你”北凌辰说完,就让开了,西禾看他表态如此快,面露不悦地皱了皱眉,收回法杖退到一旁。日之升见两人都妥协了,似笑非笑地看了两人一眼,就走到床边将人带走了。出了君棱,她把唐攸宁放在一颗大树下,就变回了自己的样子,是清和。她神色复杂地看了一眼晕过去的人,只见暮云就从树后转了出来。他目光深沉的看了唐攸宁一眼,说道:“没你什么事了,先回炼狱吧。”然后抱起唐攸宁转身打算离开,见清和依旧站在原地,又问道:“还有事”清和咬唇摇了摇头,满脸心事,头一扭就离开了,暮云见她走了,才抱着唐攸宁回了南炎殿。南炎殿内,慕白一脸黑线的看着暮云抱回来的唐攸宁,他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暮云都已经和赵成悦闹掰了,还要对唐攸宁如此上心。他明明知道唐攸宁和赵成悦是什么关系啊到时候唐攸宁一醒过来,知道暮云才是天机山事件的幕后主使的话,保不准还会成为一个威胁因素,就问道:“哥,你为什么还要带她回来,眼下是多事之秋,你就不怕她和钧天联合起来算计你”暮云闻言看了他一眼,他所担心的并不是不无道理,只是经历了这么多事情,他总算知道了自己的心意,他爱唐攸宁,不是见色起意,也不是一时冲动,而是想要和她一辈子在一起的那种渴望,哪怕不惜一切代价也要她留在自己身边,就说道:“我不会让她想起来的,你不用担心,对了,去召集金魑他们晚些来我殿中,有要事相商。”说着,就背着手出了房间,也不管床上的人。慕白忧心的瞟了一眼唐攸宁,真想上前一刀结果了她,可这样的话,估计暮云也会一刀结果了自己,觉得划不着,还是日后在做打算,就摇头叹气离开了。等到暮云手里端着药碗筷推门进来时,才发现床上的人不见了,思索了片刻,一个箭步冲到书架前面,打开密室的门进入里面。唐攸宁听到动静,正在打开封印的手一抖,就被冲力反弹开了,砸在身后粗壮的柱子上,然后滑了下去。“我还真当你是毫不知情呢,原来是想要解药。”暮云扫了一眼血丹,然后把目光投向了石柱低下的唐攸宁。唐攸宁趴在地上,也不看他,大脑传来一阵又一阵晕眩,一股恶心的感觉涌上心头,缓了许久才说道:“你知道就好,还不把血丹交给我”她也不知道怎么了,原本就是自己有求于他,但话一出口就变了样,暮云倒也不在意,打开结界拿过血丹来到她面前坐下,扶起了她,缓缓说道:“你要的话跟我说就行了,何必自己冒险来取,这密室里到处都是一些未被驯服的野兽,很危险的。”唐攸宁看着他,在他混浊的目光中看到了自己的倒影,低头看着手里的血丹,那是一颗很小的药丸,小小的,却是唐攸宁摆脱幻觉束缚的唯一解药,她咽了咽口水,说道:“这药,是不是你给我下的”暮云看着她,只是笑了笑,也没有否认,说道:“事到如今,知不知道又有什么区别呢”“有,区别可大了,你说实话,你到底是不是”唐攸宁说道。“不是。”他丝毫不惧的迎上了唐攸宁怀疑的目光,继续说道:“我对你下药图什么呢,什么都图不了对不对”唐攸宁闻言皱了皱眉,他图不图自己什么她哪儿知道,不过赵成悦的目的她却是知道得清清楚楚的,心里突然涌起一股酸味,就低头不在说话,呆呆的看着手里的药丸。见她仍旧不吃,暮云看出了她心里的戒备,笑道:“怎么,我给的就不要了”唐攸宁闻言觉得他说的也对,如果暮云没有出现的话,她估计拿到血丹后一口吞下了,根本不会考虑药丸是不是假的这种情况,心一横把药吃了下去。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