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6 亲吻(1 / 2)

加入书签

?透过的月光,何军看清楚沉睡的小脸。阅读最佳体验尽在犹如刚出的婴儿那般,安静,无害。

五官精致的小脸,他挑不出一丝瑕疵,好像一切都那么刚刚好。

长长的睫毛,纤巧的鼻子,红润的嘴唇,还有浑身散发出的女孩特有的气息,无一不让他怦然心动。

何军仔细打量着,眼神却在不知不觉中深邃了几分,右手不由地伸过去轻轻抚摸着那樱桃小嘴。

睡梦中的顾婉婷微微蹙了一下眉,像是在拒绝他的触摸。

何军微微愣了一下,随即松开了手,犹豫几秒的他将她搂在怀里,轻轻在她额头落下一吻。

“睡吧”

像是听到他温柔的话语那般,顾婉婷的嘴角微微扬起,沉醉在美梦中。

何军也闭上了双眼,但脑子却在不停地飞转,一个个折磨人的手段在他脑海中如电光火石般闪过,最后嘴角一扬,露出一个满意的笑容。

第二天,天色才刚刚蒙蒙亮,整个村子寂静无声,不知道是哪一家的雄鸡长鸣一声后,继而,全村子的鸡鸣声此起彼伏。

顾爸爸顾妈妈听到鸡鸣声后,赶快爬起来收拾东西。二人的脚步声放的十分轻,深怕吵醒两个孩子,动作很是麻利地将东西一一收拾好。

从第一声鸡鸣到顾家夫妻起床后的说话声,何军都一一听在耳中。前世养成的习惯,一有风吹草动立马就醒了过来,而且还精神奕奕的模样。感受到手臂微微有些沉重,只见阿婉正抱着他的手臂睡得正是香甜,小嘴儿微微半张,眼睫毛跟个扇子似的垂在脸上,酝出甜蜜的阴影。

看着阿婉熟睡的小脸,有一股温暖的感觉在心底流淌着。

或许因为缺乏安全感的缘故,阿婉睡觉时总喜欢抱个东西。闻到阿婉身上特有的清香,何军心情很好,忍不住将嘴凑上她的小嘴儿处亲了个够。感受到阿婉的手不停地拍打着自己的胸膛,这才含着笑意放开。她脸上带了不忿的表情,瞧着十分可爱,嘟嚷了两句之后又沉沉睡去,本来要转过身子,可是何军的手臂却死死地抱住她,因此,只得面对着他,卷在他怀抱里头。

看着阿婉米分嫩嫩的小脸,何军忍不住伸出食指在她脸上轻轻地戳了戳。

顾婉婷皱了皱眉头,樱桃小嘴嘟了嘟,却没有要醒过来的迹象。

何军莞尔一笑,软软的触感似乎让他发觉了一个很有趣的玩意儿,变得如同小孩子般忍不住一戳再戳。他乐不可支,也不嫌无聊,一个人玩得起劲儿。

婉婷睡梦中不停地被人骚扰着,不耐烦地挥了挥手,懒洋洋地说道:“不要吵,天还没亮呢。”

何军轻笑一声,看着阿婉可爱的睡颜,亲昵地摸了摸她的脸蛋儿,温柔地说道:“阿婉,起床了。”

“嗯”听到有人叫她起床,顾婉婷不情愿地翻了个身子,软绵绵的声音拖了很长一个音。

“阿婉,乖,快起床了,中午再睡。”何军好言好语地轻声哄道。

“再睡一会儿。”如同说梦话一般,根本就没有睁开眼睛。

“听话,快点起床了。”何军轻轻地拍打着顾婉婷的小脸,柔和地说道。

动作不大,却足够让一个熟睡的人清醒过来。

感到轻微的痛感,顾婉婷忍不住一阵哀嚎,不情愿地睁开双眼。想睡却不能睡的痛苦,统统化做怒火。顾婉婷没好气地大吼一声:“吵死啦。”

少了何军的声音,屋内恢复一片的宁愿,顾婉婷满意地笑了笑,阖上眼睛又想睡。然而,何军接下来的动作,叫顾婉婷整个人一楞,睡意全消地睁大眼瞪着他。

何军翻身把顾婉婷压在下面,双手把她禁锢在身下。

顾婉婷想用力推开他,却无法撼动他半分。

何军俯下头,舌尖滑过轻划过她细致的脸颊,一点点地亲吻着她脸上的每一寸肌肤,米分色的脸颊,雪白的鼻梁,小巧的耳垂

何军并不是没有亲过她的脸,但以前只是轻啄似的玩闹,却不曾像现在一样,在她脸上每一寸肌肤上细细密密地印下无数的吻。

此时的吻是娇柔的、温馨的,不带丝毫的神秘的冲动。

时间一分分的流逝,手指一寸寸的收紧。

顾婉婷从最初的气急败坏到现在的无力感满溢,如非要用一个词儿来形容她现在的表情,那就是傻乎乎。

她感觉到何军温热的气息喷撒在她的肌肤上,热乎乎,麻酥酥的,让她心底涌起一种陌生的悸动。

顾婉婷脑袋空白一片,不知道何军的亲吻是什么时候结束的,仿佛过了很久,又仿佛只是一瞬间。意识到自己的失态,顾婉婷顿时满面通红。一种颓废油然而生,她想开口为自己辩解,却不知道该说些什么。她不由暗恨自己的不争气,竟然沉醉于其中。

心满意足的少年看着怀中的女孩,双颊染红,眸光微漾,说不出的美好,几乎令他失了一切理智。闻着她身上的芳香,心口不禁一缩。他渴望着占领她全部的身心,占领她身体的每一寸地方。

顾婉婷深深地吸入几口空气,不意外地呼吸到属于他的气息。

他们靠得很近,额头贴着额头,鼻尖贴着鼻尖,只要她再微微偏过脸,就可以碰到他的唇。

顾婉婷又羞又恼地说道:“快走开,我要起床了。”

何军挑了挑眉,轻笑一声,道:“刚刚不是说还要再睡一会吗”

顾婉婷刷地一下,脸烫得可以煮熟鸡蛋,挣扎着要起来,却发现越挣扎反而越无力起来,只好气恼地道:“我现在不困了。”

“阿婉,你的脸好红,是不是发烧了”何军顾左右而言他。

顾婉婷咬咬牙,知道眼前之人根本就是一只大尾巴狼,努力压下自己的怒意,看着何军的眼睛,认真地说道:“何军,我们是没有结果的。”

何军低下头,作沉思状,然后道:“嗯,这倒是个问题,可是我就要娶你,怎么办”

顾婉婷气的忍不住捶打了他一下,一字一句地说道:“近亲是不能结婚的。”

何军轻叹一声,一双如黑曜石般的眸子盯着股婉婷,用蛊惑人心的声音说道:“阿婉,人最不能勉强的,就是自己的心。就好像弹簧,压得越狠,弹得越高。”

顾婉婷正想反驳地说些什么,只见何军用手轻轻地戳了戳她的脸颊,表情十分亲昵,漂亮的眸子也染上了笑意,使得整个俊美的脸庞也生动了许多。

看着他眼里的亮彩,唇边的笑意,顾婉婷没由来的心跳就漏了一拍。虽然看不清他的长相,但可以想象这个男孩绝对漂亮的有些过分,就连自己都忍不住会为之迷惑。

水满则盈,月满则亏。物极必反,过犹不及,凡是还需徐徐图之。

何军不愿意再逼迫顾婉婷,起身穿衣,道:“快起床吧,等会还要一起去赶圩呢”

顾婉婷听后,松了一口气,立即迅速地起床。211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