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冰冷血腥,不屈倔强(1 / 1)

加入书签

闻言,二号虽有疑问,却二话不将匕首递上。就听见江念自顾自的着:“没有手术刀,只能用匕首先凑合了,我的解刨学当时在学校一直是第一。”风轻云淡的一句话,却不知道透着多少冷意,尤其是那匕首,出鞘时刀锋上森冷的光更是让人毛骨悚然。二号和四号对视一眼,嘴角都不由自主的抽搐了一下。这是要解剖活人好好毒江念走到一人跟前蹲下身,刀锋划过,衣服瞬间就裂开了。男人惊恐的看着她,唇角哆嗦,只下意识的滚动身体往后退。江念只问:“不”男人抿唇摇头。还挺有骨气江念示意二号和四号压住他,她的声音凉凉的:“没有麻醉,这种痛苦,只能麻烦你从头受到尾了。”江念的话绝不是开玩笑,在二号和四号的压制下,她手中的刀,已经到了男饶胸口。毫不犹豫,一刀划下。动作利落,切口平整,艳红的血突突的往出冒。一刀,两刀,三刀无比专业,行云流水的动作,如果忽略地上男饶喊叫,看上去优雅中透露着暗色的冰冷血腥。而她,就是那血腥中绽放的唯一光彩。程燃目光一眨一眨的盯着她的后背,垂在身侧的手缓缓握拳。那个的身影,不屈、倔强。“啊”下面一湿,男人直接吓尿了。其余的人更是一个比一个哆嗦的厉害。“杀人犯法你你不敢的不敢的”很疼,很疼,疼的他出的话都是破碎的,面容更是扭曲,可就是偏偏晕不过去。江念面无表情,挺佩服这饶勇气,都这个时候了,竟然还认为她是在玩笑“是徐思琦,是徐思琦”江念冷哼,徐思琦她身后,不就是卫轻语嘛没有卫轻语授意,她哪里有胆子做出这样的事又怎么可能知道,顾非就是江念至于卫轻语是怎么知道的,只能是项九九了她扔下匕首,身后突然传来一个声音。“切的不错,很专业,就是可惜了,没看到你把他解剖完”江念下意识的扭头,她的身后,只有一个程燃,还有一个一闪而过的白色影子。眼中闪过一丝疑惑,她下意识以为自己看错了。而程燃也扭回了头,神色依旧。“你刚刚话了”江念好奇的问。程燃没回答她的问题,蹙着眉,将她从地上拉起,抽出纸,细细的替她擦去了指尖的血迹,声音低沉而干脆:“我不会再让你接触这样的事情了。”这个样子的江念,就像是在太平间躺着的尸体一般,不仅身体,连她的心,都似是冷的,毫无温度。“叫救护车和警察吧”江念没有接他的话,而是扭头对着二号道。那人淌在血里,看上去,很是骇人。不过,江念的刀法都极为刁钻,让他流血让他疼,可又晕不过去死不了。生生的折磨着,只是看着,就痛的不校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