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四章 回娘家(1 / 1)

加入书签

马车里温染漫不经心看着窗外发呆,心事重重的样子梁逊也不敢多问什么,只好驾驶马车回少王府。少王府还没有下马车就听见马车外哭泣的星儿,跪在地上求情:“晟王殿下晟王殿下求求你让星儿和姐一起吧求求你带上星儿吧”温染掀开门帘,看着地上不起的星儿,搀扶起星儿道:“你起来吧本王已经全部知道了,太子府不要你,我少王府要你,起来吧”“呜呜呜星儿千算万算还是被那洛若兰钻了空子,还得姐出了这么大的丑”“这件事不怪你”温染有些疲劳,憔悴的目光有些呆滞,把星儿交给梁逊后就进府休息去了。梁逊通红着脸将星儿乘车带到洛若芸哪儿去,一路上都非常的安静,星儿坐着椅子上,工工整整,不敢句话,而马车外骑马的梁逊一边赶马一边斜眼看着星儿,发现星儿好像看向自己时,立马收回眼神假装咳嗽。“歪,我脸上有东西吗”不耐烦的星儿终于忍不住发火了。“没,没有啊”梁逊有些害羞腼腆,满脸通红,跟上直接到达耳部发红发烫。“咳咳”看见梁逊的星儿,自然知道梁逊的心思,可自己却怎么可能看上梁逊呢好不容易到达了竹林,正要下车看望自家姐,不料被梁逊一把拦住,道:“殿下过,不得向洛姐提太子府半个字,从与太子成亲开始,一句话都不可以讲”“为什么”“殿下嘱咐的”“哦”星儿有些不情愿,但晟王殿下既然要求这样那一定就是有他的道理,虽然自己当时不怎么看好这位皇叔,但经过姐跳河自杀一事就彻底改变了自己对他的认知,果然真爱才是一牵一进门,看着坐着地上发呆的洛若芸,眼眶里顿时翻江倒海,忍住泪水哽咽道:“姐”洛若芸缓缓站起身,看着星儿,有些不认识,抚摸着星儿脸上那道或深或浅的刀疤,询问道:“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你脸上会有疤痕”这话一出不仅洛若芸不明白,星儿也更加难懂里面的意思。“这伤疤是那日,娘娘用刀口划赡啊还是姐救的我啊你都不记得了吗”“娘娘我救的你我怎么不知道”“姐你不会真的跳河自杀,伤了脑袋吧”“跳河自杀”洛若芸脑袋完全不知道怎么回事,惊讶地看着星儿,严肃道:“星儿,你快告诉我这些日子都发生了什么”“这”“你啊”“姐以为晟王殿下要娶洛若兰所以跳河自杀,但现在是太子殿下要娶了洛若兰”星儿快速完,两眼紧紧闭上,惶恐看着洛若芸。而洛若芸自言自语,像是受了什么刺激,整个人都变得有些狰狞焦虑:“洛若若一定就是洛若若为什么为什么她到底是谁到底是谁”突然一把手拽住星儿“星儿你认识她对不对把她叫出来把她叫出来”努力从洛若芸手中挣脱下来的星儿,重重摔倒在地,惶恐不安看着失控暴躁的洛若芸,眸子里满是害怕。“姐,你怎么了姐姐”门外闻声而来的梁逊,立马把星儿抱起望外送,又折回从一旁拿起木棍就朝洛若芸后脑勺打了过去,晕倒后将她放置床上,这才重新锁上门。“我家姐到底怎么了”梁逊不忍心,但又不敢谎只好乖乖什么也不知道,坐着一旁看着星儿哭泣。“你话啊”星儿有些不耐烦,叫吼着梁逊,让他给个答案毕竟这是自家的姐,必须要知道到底怎么了。“殿下洛姐有可能得了失忆证外加上失心疯,可能是受到刺激了”听到这句话星儿就像塌了下来一样,不敢直视。如今什么都没有了,太子殿下对外宣称太子妃已经死了另娶新欢,而自家姐也因跳河自杀而撞坏了脑子,这可真是造化弄人啊“那有什么办法可以医治”梁逊默默摇头。片刻安静后,星儿站起身朝屋内走去,抱起昏睡过去的洛若芸就朝马车上走去。“你要干什么”梁逊立马拦住星儿。“让开”“私自带着洛姐,殿下回来肯定要责罚我的”“让开,我要带姐回家”几番争执后,星儿不耐烦,直接上手将梁逊一把踢开,把洛若芸放了上去后,直接挥绳扬长而去。身后的梁逊焦急不安,连忙从后院牵马回少王府禀告。一路上的颠簸让洛若芸提前醒了,挠着脑袋,掀起门帘看着星儿有些懵懂:“你要带我去哪”“回宰相府”“宰相府”面对这个熟悉的名字洛若芸还是有些差异,不过好在是她家,很久也没有回去,于是就没有话,乖巧坐着车内等待回家的到来。片刻中后马车慢慢停稳下来,洛若芸飞快从车内跑出,看着那宰相府三个字,眼眶里满是激动的泪水。还没等星儿话,那宰相府看门的从看着洛若芸,惊慌失措边往里跑边大叫道:“闹鬼了,姐,姐回来了”不会儿,那孟祥兰就领着众人来到门口,看着门外的洛若芸,立马遮遮掩掩,将她叫了进来。虽不知道为什么都洛若芸,还是很听母亲的话,毕竟自己可是她身上的一块肉。大殿里,孟祥兰吩咐所有人封锁姐回府一事,又将门窗紧闭只剩下母女二人。“你啊你”孟祥兰用手指撮着洛若芸额头,无奈道。“娘”“娘知道这次遇害是被人设计,不过这样也好省的再去太子府遭罪,不过还是委屈我儿一辈子活在黑暗里”孟祥兰哽咽道。面对这一切洛若芸有些懵,惊讶地看着孟祥兰,脑袋里什么印象都没樱“娘你在什么为什么我一句也听不懂呢”“”孟祥兰仔细看看洛若芸,一边用手摸着对方额头,一边又有些纠结。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