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四十八章 祭坛献祭(1 / 1)

加入书签

“还真是让本座看了一场好戏啊!”随着一道女声响起,沐黎安发现幻瑶和凌老板不知何时已经折返了回来。

“本座怎么说这阵法突然有了波动,原来是叛徒带人闯了进来。”幻瑶看着凌夏又看了一眼身边的凌老板,眼中尽是杀意。“凌洛旬,你当真是养了一个好女儿啊!”

凌老板看到凌夏的时候也有些惊讶,这个时候她应该还在昏睡着才对,怎么会出现在这里?还被幻瑶撞了个正着。

他有些慌张,他知道惹恼了幻瑶,她是真的会出手杀了凌夏的。凌老板“扑通”一下跪了下来,“主人,夏夏她不懂事,一定是别人威胁了她,求主人宽恕她这一次。”

说着,凌老板着急的看着凌夏,“夏夏,还不快过来认错。”

凌夏却退后了几步,心痛又失望的看着凌老板,“不!我不过去!爹,你为什么要做这些害人的事情?!不是你从小教我的,要善良吗?”

“我……”凌老板一时语塞,他从来没有想到凌夏有一天会发现自己做的一切,面对凌夏的质问,他居然没有话来应对。

“看来不是有人逼的,是凌夏自愿的呢。”

幻瑶一步一步走了过去。凌老板想要求情,可是幻瑶决定了的事情,从来就没有回转的余地。

“又有一个人送上门了,老天还真是待本座不薄。本座看也不需要将他们炼成药人了,这么多修为高深的高手加上这个现成的药人,择日不如撞日,本座今日就将你们全部炼化为本座的一部分。”

“主人,你难道是想把夏夏用来献祭吗?”凌老板震惊的看着幻瑶。

“有什么好惊讶的?这本来不就是本座留着她的价值吗?她既然背叛了本座,本座难道还能放过她不成?”

“不,主人。”凌老板拦在了幻瑶的前面。“夏夏她是我唯一的女儿,你若是想要药人,这镇上多的都是,我现在就带他们过来。”

“你是在和本座讨价还价吗?”幻瑶不爽的看着凌老板,“你应该知道,这全镇的药人都抵不上凌夏这一个,因为只有她,是被炼成了药人还保留着自己的独立思想的。本座这么多年也才遇见过这么一个。”

说完,幻瑶想要伸手去抓凌夏。沐黎安却先一步将凌夏拽到了自己的身后,君临顺势拔剑往幻瑶身上划了过去。

幻瑶没想到这两人居然会出手保护凌夏,一时不慎竟让君临划破了她的衣服。

看着衣服上的缺口,幻瑶反而笑了起来,“有两下子。不过如果这样你们就认为可以制服本座,你们就太天真了。”

幻瑶一出手,就有一道黑烟从她身上散了出来,只是这道黑烟并没有去攻击沐黎安她们,反而直接绕上了凌老板的脖子。

“爹!”凌夏惊慌失措。

凌老板显然也没有想到自己跟随多年的主人会对自己动手。“主人,你这是做什么?”

幻瑶并没有回答凌老板的问题,反而是看着凌夏。“怎么样?凌夏你是乖乖走到本座的身边来还是眼睁睁看着你爹死在本座的手里?选择权可在你自己的手里。”

凌夏虽然怕死,可是凌老板是她唯一的亲人,即使他做了坏事,可是要她眼睁睁的看着凌老板去死,她绝对是做不到的。

不顾沐黎安的阻拦,凌夏乖巧的走到了幻瑶的身边,“你现在可以放了我爹了。”

“哼,还真是够傻。”幻瑶冷哼一声,放了凌老板,拎起凌夏飞身直接落到了祭坛之上。

“皇叔,快拦住她。不能让她杀了凌夏。”沐黎安深知如果让幻瑶继续将邪功练下去,今天她们所有人都走不出这里。所以凌夏一定不能死,另一方面,她刚刚也问了子玄这个阵法如何破。

沐黎安话音一落,君临就已经提剑飞身而上,幻瑶的修为其实并不是很高,但她修炼的邪功却是十分诡异,让人看不出招数。

黑烟本就是虚体,君临的剑对它不起作用,反而让石室内的黑烟越来越多,于是君临剑锋一转,朝着幻瑶刺去。

幻瑶在祭坛上已经开始了献祭,现在的她无法分身,更不能离开祭坛。便抓起凌夏挡在了自己面前。眼看着君临的剑就要刺进凌夏的心脏了。

他却一个翻身,及时收了力道,锋利的剑刃虽然没有刺伤凌夏,但是却一下子划破了凌夏的衣服,她的肩膀顿时露了出来。

幻瑶一下子就看到了凌夏肩膀上那朵红色鸢尾花,脸色突然一变,“圣女!”

凌夏不知道幻瑶话里的圣女是什么意思,但是沐黎安却清楚的很,因为自己的心口处和凌夏一样,有着一朵一模一样的鸢尾花,只是自己的颜色比凌夏的更加妖冶,还比普通的鸢尾花多了一瓣。

沐黎安听子玄说过,这水灵族是由大祭司领导的。但是大祭司百年难遇一个,这时就会从族内挑选多名圣女从中选出一个担任大祭司。

区分圣女与普通人的区别,就是依着这鸢尾花。只要身上有着鸢尾花印记的女子生下来就可以成为圣女,但是身上有着四瓣鸢尾花的女子才是天定的大祭司。

“没想到本座找了这么多年圣女的踪迹,居然有一个一直就在本座眼皮子底下。那么现在,你更是非死不可。”

幻瑶眼里尽是杀意,也不管三七二十一,直接催动了阵法。子玄惊呼,“不好,小安安你快去组织她!现在能破了这个阵法的只有你了。”

沐黎安是隔了一千年才又出现的水灵族大祭司,这种水灵族的禁术阵法一旦催动除了沐黎安之外无人可破。

沐黎安按照子玄的说法,将石室四角供着的琉璃灯直接打破,幻瑶瞳孔一缩,“你这个该死的女人,怎么会知道这些,你究竟想干什么?”

但是沐黎安丝毫没有要停下的意思,不仅如此,在打破了西边角落的最后一盏琉璃灯后,沐黎安咬破了自己的手指,将血直接滴在了祭坛之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