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六十六章 大人的世界,小孩不必懂(1 / 1)

加入书签

“父王你跟娘亲,吵架了吗”朝云见他怒气冲冲而来,怕他为难她,因此将救星叫了过来。慕容怀琬见他,忽然闯入,为了不让他看见父母之间的不和,他收敛自己的悲伤,吸了吸鼻子,将他抱在怀里,道“父王只是在与娘亲在议事,意见相左了,争辩了一番,没有吵架。”他是她爱他的唯一见证,他只想从他身上寻求些安慰,将他拥得紧紧的,似乎唯有这样他才肯定,当初她是爱他的,至少他拥有过她的爱。他将他抱起,转身离去,道“若让他看见方才的事,他该作何感想,由此可见杨府,他是不适合待了。这些时日承蒙杨家主照顾本王与慕予的孩子,在此衷心的向你致谢。”这人当着是心死了吗竟然将儿子都带走了,她想留下儿子,可是她不能,无力地坐在了床上。朝云跺脚,道“主子,小公子是你冒着生命危险生下来的,若无您怎来的他,他凭什么将他夺走。”她无力,嘀咕道“当年之事,我当真是做错了吗当真是因为我,才造成一家三口分离的吗”朝云坐在了床头,握上了她的手,道“小姐,当年之事,错综复杂,不是三言两语便能说清的,怎选都是有得有失的,你只是为了大爱放弃了你的小爱,你选择了对杨家最有利的一面,你没有错。”她眼神迷离,望着她,道“当真是如此吗”朝云肯定点点头,道“是的您不该为此自责的。”“父王,我想待在娘亲身边,可以吗”他抱着他方出杨府大门,慕容念予舍不得离开这,祈求道他不知让他们母子分离是对还是错。摸了摸他的头,道“你离开这些时日父王觉得很独单,甚是想念你,你回王府陪父王,好吗若你想娘亲了,你可以来这看望她,但是王府是你的家,你的根,你总得回去的,知道吗”他见他眼里闪烁着泪花,心想他莫不是因为他离开了因此伤心了,为了让他开心起来,展颜一笑,往他怀着拱了拱,道“好念予陪在父王身边。”七日后“亦渊哥哥,你是如何做到十年如一日,心无旁骛,一心只读圣贤书的”坐在书桌前,苦读诗书的凌亦渊,放下手中的书,望了望对面书桌发呆的慕容念予,道“唯有勤读苦学,我才能出人头地,这是我的唯一出路,因此我不得不坚持不懈的将这条路走好,不敢有任何的行差踏错,我输不起懂吗”对于他这种天潢贵胄,一辈子衣食无忧,他定是不懂他的苦的,因此他也不想跟他说太多了。父王也曾经说过,寒门学子的唯一出路便是科举,因此他立马懂得了他的话中之意,道“亦渊哥哥,你勤奋好学,饱览群书,定能金榜题名摘得桂冠的。”这也是他的梦想,展颜一笑,道“那就借小世子吉言了。”而后轻撇了他一眼,道“从杨府回来之后,您便心不在焉的,这是为何呀”他双手托腮,整理了思路,道“之前父王,三天两头便往杨府跑,可是自从那日之后,他便只字不提杨府之事了,你说这是为何呀难道父王与娘亲吵架了”这一点他也是发现了,自从王爷从杨府回来之后,似乎多了几分忧愁,如今想来定是他们闹不愉快了。绕过桌子,坐在了慕容念予的身旁,娓娓道来,道“大人的世界比较复杂,有很多的身不由己,不能随性而为,懂吗莫要以你小孩子的思想去揣摩大人的心思,不然会自寻烦恼的。不管如何,他们永远是你的爹娘,你身上流着他们的血与他们血脉相连,这是无法割舍的,为人父母也定会心疼自己的孩子的懂吗并不是说他们不在一起便不爱你了,懂吗”叹息一声,道“至少你的爹娘还在世,你想他们的时候便可以见到他们,可是哥哥我却不能了,由此可见你比哥哥幸运多了。”被他这么一说慕容念予豁然开朗了,见他忧愁了,握上了他的手,道“哥哥,你将我的爹娘,当成你的爹娘便是”终使王爷待他不薄,甚至给了他更优渥的生活,可是爹娘终究是无可替代的。他宁愿不要这衣食无忧的生活,也要有爹娘在忍饿挨冻的日子。“读书读累了吧来吃点水果,歇息一下。”凌之瑶端着水果盘,人未到声先到,像小喇叭一样,喊着慕容念予拍了拍凌亦渊的肩膀,道“父王常说要劳逸结合方能事半功倍,哥哥你也歇息一下吧”凌亦渊展颜一笑,道“好一起吧”凌之瑶将水果放在了书桌上,慕容念予便想伸手去拿,“啪”的一声,她用手重重地拍上了他的手,有模有样,叉着腰,道“先去净手,再吃”慕容念予吃痛,缩回了手,笑弯了腰指着她,道“亦渊哥哥,你看她这样像不像,一只母老虎呀”对于这两位冤家,他是有些无语了,他便不掺和他们的事了,转身去耳房净手去。凌之瑶被他气得欲抓住他,道“你再说一遍”慕容念予怕她抓住他来一顿暴打,离开跳上了桌子,威胁她道“你别乱来呀不然我便叫清风收拾了你了呀”凌之瑶望了望身后的清风一眼,清风心想王府就一位女娃,众人都将她宠上天了,这人从小便无法无天,耀武扬威,如今是越来越有主母的架势了不过是两个孩子的打闹,他掺和进去了有失身份呀一溜烟跑了出去,道“世子,属下得去出恭了”凌之瑶见清风识趣的走了,笑得更加张狂了,挽起衣袖,道“你除了会以权压人,还会干嘛呀如今你没有帮手了,我看你往哪里逃”话落,跳上了桌子,急得慕容念予,跳下了桌子,喊道“亦渊哥哥,快来救我呀你赶紧治治你家的妹妹呀”凌亦渊看着这两个冤家你追我赶的,有些无语了,无奈摇摇头,安然自若坐在桌前吃起水果来。两人嬉戏打闹声,飘荡在王府上空,为王府平添了一些欢乐。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