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第124章 舌根(1 / 2)

加入书签

段君如看了一眼纪嘉若,纪嘉若握着她的手,略点点头,说道:;别怕,有我在后面。

段君如被这一句话说的,忽然热泪盈眶,又急忙压了下去。

她忙走出去,看着偌大的肃顺王府,没来由的心中荒凉,她是王府嫡女,一院子的兄弟姐妹,却活的孤寂难安,时时如同孤家寡人。

唯一得来的姐妹之情,却来自纪嘉若,当真可怜。

可也值了。

她胸中鼓起莫大的勇气,朝着前院罗芸娘的院落走去。

纪嘉若吩咐梅香。;你命人盯着,若有异动,随时来报。

梅香捂着嘴儿笑,知道自家小姐是等着有人造次的时候,去给表小姐撑腰。

她笑嘻嘻的应了一声,吩咐了几个女侍卫去跟着段君如,若有人敢对段君如动武,老实不客气的揍她便是。

一层层吩咐下去,段君如虽然孤身走在院子里,实际上已经被保护的密不透风。

纪嘉若想了又想,又吩咐人给程尚书递话,让他拖住肃顺王爷。

罗芸娘在府中如此张狂,借的是肃顺王爷的势,没了肃顺王爷为她做主,今日段君如拿着御赐旨意,神挡杀神,佛挡杀佛。

一顿安排下去,她确定万无一失了,便耐心的等着消息。

……

段君如穿着一身红妆,眉眼如画,浓美无双,她怡然的走在庭院之中。

曾经在这里度过的无数时光一一扑面而来,一步一景,一步一回忆。

即便这里再不堪,也是她自幼长大的地方,她在这里度过了无数时光,此时,要走了,才发现那些时光格外的珍贵难得。

她走到缓慢,众人很快发现了她,有人阻拦,段君如缓缓摇了摇手,语气平静道:;既然我弟弟出事,我这做嫡姐的不去瞧他一眼,终究难安,总要看一眼,确认无事,才能安心出嫁。

旁人惊讶不已,以为罗芸娘在府中势大,连郡主都要承让几分。

也有人以为是段君如想的明白,知道这偌大的家业以后恐怕是要庶弟继承,自己出嫁到娘家,以后也要仰仗庶弟撑腰,这才殷勤探望。

更有人心存鄙视,对段君如小看了几分,明眼人一看就明白,这个庶弟在她大喜的日子,弄出这么一桩事端来,分明是给她添晦气,她不仅不生气,还要去探望人家。

当真是的继承了肃顺王妃的软弱无能,以后即便进入了程家也是一个立不起来的,听闻程夫人精明能干,只怕段君如进了尚书府也不会过的自在。

众人面上一团和气,背地里却是各种心肠。

段君如丝毫不以为意,她只是怡然自得的走着,很快走到了罗芸娘的芸罗院。

段君如以前很少来这里,可也知道这一处院落是府中仅次于她母亲的院落的,甚至因着父亲的宠爱,许多王妃才能用的东西,罗芸娘背后里也没少用。

她从前觉得这是父亲的房内事,自己一个女儿不方便出面,也不愿与一个姨娘计较。

可人善被人欺,她平日里就是太好说话了,所以在她大喜的日子,那些人也敢造次。

今日若是不能将一举除了这些碍眼的东西,便是枉负了这圣旨。

丫鬟推开了芸罗院的门。

院落里无一人出来,都在忙着照顾那‘从假山上掉下来’的三少爷。

一个婆子看见段君如,急忙行了一礼,不等段君如让她起来,就自行起来准备去告知罗芸娘。

段君如是了一个眼色,她身边的丫鬟立刻上前一个巴掌摔了过去,抽的那婆子眼冒金星。

丫鬟知道自己今日是要跟着郡主一起嫁出去的,一点儿也不害怕。

她骂道:;你在府中待了多少年,还这样的没有规矩,郡主可曾让你起来?你这般不守规矩,怎么在福利当差?

那婆子忙捂着脸,目光狠毒的瞥一眼丫鬟,心里想着小蹄子今日张狂的很,等郡主走了,这报应迟早落到肃顺王妃身上,且看以后这府中是谁当家。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