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百七十八章:黄金箭(1 / 2)

加入书签

我在想着这些的时候,又转身再次面对第一面镜子,这面镜子中又是那副惨绝人寰的我被剥皮后的可怕景象,此时,镜子里的“我”似乎已经气绝身亡,耷拉着脑袋一动不动,我知道,我肯定还活着,只是仅剩一扣气了。

此时,我的情绪已经稍微稳定,静下心来仔细想想,镜子里出现的状况可能有两种情况,一是预言了我将来的命运,要么成为巫师世界巫皇一样的顶级巫师,一统华夏巫族四王,甚至把扶桑鬼巫的魔轮法王和西方暗黑魔法师的魔法之王都给收归旗下;要么,是被华夏大陆巫师世界四大顶级势力中的某一个势力灭掉,如果只是从镜子来讲,很可能就是虫王了。二是,这镜子不是预言,而是每个人心灵的写照,它分别展示出我最害怕和我最想做成的事情。

目前看来,这二者的可能行都是存在的,我自己怎么想的,不重要。可要万一,这镜子是有预言功效的,我就必须防患于未然,杀死卢海洋,以绝后患。或者,尽快的提升自己的灵修力,壮大自己,至少能够跟虫王比肩,这才是正道。

本来,历横是可以被我杀死的,这样的话,我的灵修力,可能就会突破到巫师灵修力第四等级禁术巫师,成为比肩楚雄一样的存在,再加上齐门海给我的灵鬼战衣和虫王给我的龙蛇道,那完全可以击杀楚雄,无法跟巫王相争,但至少逃命,还是做得到的。

但虫王为了折磨历横杀死他门人的仇,并没有要我这样做,而是让历横的血族孩子解决掉了他自己。所以,我对虫王有一定防范,还是有道理的。显然,这虫王,并不想让我真正成长起来,而是想让我更为借助外物,而真正实力,最好一直停留在巫师灵修力第三等级法术巫师。

看了这样的恐怖影像,想到了“补救措施”后,我紧张的心情便重又恢复平静,休息了片刻后,我信步走出了林间空地,看来,这古阵法,也就是这个样子,实际上,只是给人感情带来变化,但古阵法本身并不伤人。但如果在平时,这观阴术士在古阵法旁边,并有镇守之人手,如果入阵了,以我和莺儿的发愣状,那肯定必死无疑。这阵法,肯定还有后手,不可能只是放恐怕景象。幸好,现在巫师族在进攻无量山,这观阴术士人手不够,全部调走了,不然,我们肯定要吃大亏的。

我这一出来,就看见傅莺儿坐在外部一块大石上低声啜泣着,我知道,她一定是看到了自己最害怕面对的事情,我就走到她身边,柔声说道:“莺儿,别生我气了,刚才都是我不好,不该对你大喊大叫的,我一时激动,毕竟跟你在一起时间长了,想到你要离开我,就有点接受不了。你爷爷把你托付给我了,又发生了你叔叔马高功那样的情况,我能不担心吗”

没想到,傅莺儿听了我的话,忽然就扑进了我怀里,这小家伙牢牢抓住我的腰,哭着说道:“刚才,刚才我看见你跟着别的女人走了,我一个人孤零零的在陌生的城市里,谁都不认识,也没人理睬我,我就这样孤苦一生。我就忍不住哭了起来。”

听她这么说,我心里是既难过又感动,我拍着她的肩头说道:“你放心,大哥我就是死,也不会离开你的,再说,就算我不在了,你也不会孤苦一人的,至少,现在还有个精灵王子缠着你呢。是不是”

我这最后一句话,逗得傅莺儿破涕为笑,她作势打了我两下,就说道:“大哥,你这个人,真是坏死了。精灵王子不可能长时间留在人类世界,我也不可能到精灵世界去生活啊。”

随着这一笑,我们肯定是“恩仇皆泯”了,手拉着手往回走去。没有几步路,我们便听到一阵嘈杂纷乱的喝骂声,我立刻意识到,这是霍根他们出事了,应该是有什么人,来挑衅滋事了。

我和莺儿便偷偷过去,躲在树木之后再悄悄靠近,果然,走近一看,就见到七八个龙族战士手持弓箭将精灵王子团团围住,扣里不断叫骂着,但也没有上前动手。而霍根与马飞则悠闲的坐在另一处石块上看着热闹,雷家雷龙雷虎雷豹三兄弟则手持大刀在一旁督战观看。

见到这种情况,我低声对傅莺儿说道:“看来,那位精灵王子本身就是受到龙族战士的攻击而受的伤,这样想来,根本不需要我出手啊,自然就有人替我收拾他。不过,我也很是奇怪,这精灵王子,怎么就跟龙族战士给杠上了呢”

而与之发生矛盾的,似乎还是雷顺,这让我对雷顺,多多少少产生了一些反感。只见白老虎这时异常警惕的望着他,随着他走动的方位,白老虎也移动着脑袋,而精灵王子虽然被强敌环伺,但却毫不畏惧的居中而立,修长挺拔的身材和华丽的衣饰,以及俊美的面容,在一群赤着膀子和退的龙族战士面前,显得那是尤为鹤立鸡群。这场面,也真有点儿辣眼睛啊。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