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离婚,我说了才算!(1 / 1)

加入书签

林若颜从车窗里伸出半个头来,微笑着对尹小余说,开车的人是她的表弟易超。

尹小余淡淡的看了她一眼:“不用”说罢,便转身离开。

易超将车倒了回去,林若颜看着一脸冷冰冰的尹小余,声音极为温柔:“小余,我知道你还在生我的气,我跟你解释过了,我和左寒哥哥在一起,是因我们是朋友,你不信任我,你至少应该可以信任他吧他可是你的丈夫”

林若颜微微顿了两秒,朝前后看了看,故意惊讶的道:“哎呀,左寒哥哥怎么没有来接你出院啊他这个丈夫做的也太不称职了,我现在就给左寒哥哥打电话,让他来接你,小余,你不坐我的车,那你就坐左寒哥哥的车好了”

尹小余一脸云淡风轻,不去理会林若颜,继续走自己的路。

林若颜话里的得意和嘲讽,无非就是要她难过和痛苦,她为何要如了她的意

左寒是她的丈夫,林若颜却说给她丈夫打电话,让丈夫来接她她算什么东西还说得那么理所当然,真是厚颜无耻

心痛的次数太多了,会渐渐麻木受伤的次数多了,也就不在乎伤疤的多少了,皮厚了,心硬了所有的一切,都有了免疫力,成了绝缘体

尹小余打车回到家,走进大厅,居然看见左寒破天荒的大白天不上班,却坐在大厅里,他一脸悠闲的神情,左腿架在右腿上,似乎就是做给她看,他在公司无事,也不去接她出院

“左太太,既然康复回家了,那从明天起,我的早中晚饭,你都得给我送到公司去,晚饭最好在下班的第一时间送到,一周七天,哦,不,是五天,周末两天,我住在公寓里,你就不必送了,休息的时间,看见你,会影响我的心情

五天的菜式不能重样,还有,送到公司以后,你和我一起吃,这样可以避免你在菜饭里下毒,都听明白了吗”

尹小余没有回应他的话,继续朝二楼走去

“好,你不回答,我就当你默认了”左寒说完,便站起身来,也上了二楼,他今天要多带几套衣服到公寓里去,每天回来换衣服,他嫌麻烦

左寒收拾好衣服,将箱子拎出了更衣室时,他看见了尹小余的手里也拎着一个箱子。

“你要走”他冷冷的问道。

尹小余抬眼看向了他:“对,我要走,这里不属于我,还有,婚姻法规定,两年不住在一起,就可以起诉离婚”

她的言下之意,就是他不离婚没有关系,她两年后一样的可以起诉离婚,他难不倒她

左寒心底的火蹿上胸膛,他大步上前,一把抢过她手里的箱子,低沉的声音吼道:“你哪里来的自信离婚,是我说了才算”

“砰”她的箱子被他重重的摔在了地上,箱子锁扣被摔坏,箱子里的衣物散落了一地。

“要滚,立刻滚,但是,不许带走任何东西,因为所有的一切都不属于你”从左寒嘴里出来的声音,冷得似乎快要结成冰

↑返回顶部↑

书页/目录